网站通行证
名称
密码
浏览 | 注册
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郴州新闻网>> 新闻>> 文化>>正文内容

春夏秋冬的味道

作者:李水德 来源:郴州日报 编辑:侯岳超 发布时间 2017年11月27日 14:10
欢迎关注郴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(chenzhounews),或扫描文章下方二维码进行关注。
现在,人们把能吃、会吃、舍得吃的人称为“吃货”。在我看来,这种吃货也仅限于“吃”而已,和我的奶奶比起来,终究有天壤之别。理由如下:
 
现在要吃什么就可以买到什么,而在我奶奶生活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物资匮乏、生活艰苦。此为一。二是当代版吃货都是吃现成的,而奶奶则是从原料到成品,都是自己找来自己做,而且富有创意。三是当代版吃货只顾吃,没有四季的区别,而我的奶奶,则可以吃出春夏秋冬的味道来。
 
我的奶奶是个热爱生活的家庭妇女,她土生土长在衡山县的一个小山村里,直到86岁高龄去世,也没有走出大山一步。但对于吃,对于把普通的东西做成美味,奶奶却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灵感和一双巧手。
 
春天,万物复苏,但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却不多。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,怎样到山间地头找到吃的东西以补充主食的不足,成了摆在家庭主妇面前的难题。早有谋算的奶奶,目光离开日渐枯竭的米柜,走进了大山。她挖回了一担担春笋,采回了成筐成筐的艾叶、马齿苋和地皮(有人叫雷公屎),还有椿叶。艾叶做艾叶粑粑,地皮可洗净现吃,也可晒干,以后当菜吃;处理春笋,别人家大都要笋肉,奶奶却把笋尖上最嫩的笋衣剥下来晒干,没菜吃时,割一两块肥腊肉一起煮着吃,又香又爽口。最特别的是腌椿叶。奶奶把嫩椿叶洗了,晒个八成干,然后和上盐,在簸箕里反复揉搓,椿叶入盐后,再放进坛子里腌好,十天半月后,即可出坛。腌椿叶不仅送饭是一绝,还可以当零食吃。下午放学回家,孙辈们嘴馋了,奶奶用长竹筷挟一小碟出来,小把戏们便一哄而上,抓上一小撮,一根一根慢慢地吃着,直吃得满嘴满屋都是椿叶的香味。
 
山村的夏天,放眼处都是一团团的绿。奶奶打嫁到村里,就在屋前屋后栽下了果树。桃呀、梨呀、李呀,春天挂果,春末夏初便成熟了,奶奶除了让我们吃,还去集市卖了换回白糖和芝麻,因为这些都是以后做吃食需要的材料。夏天的吃食,让我至今想起就直流口水的东西,是饭豆。
 
饭豆是当地的叫法,它其实就是红豆的一种。盛夏时节,奶奶到地里,把饭豆一把把连根扯回家,摘下豆荚,再把指头长短的豆荚用一两根打湿的禾草从头到脚捆起来,放进灶膛里,扒开那红红的柴火灰,把它们都埋起来。过不了多久,禾草烧了起来,豆荚也随后发出“扑扑扑”的响声,饭豆便熟了。扒开灰,奶奶把焦黄的豆荚一根根挟出来,放在她的脚下,不准我们动。她先拿两根,左右手倒腾着,同时吹着气,不烫了,才剥开豆夹,把里面还冒着热气的豆子依次放进我们的嘴里。豆子软软的,香甜粉嫩,似乎没嚼就化了,就进了肚子了,只剩下清香味还在嘴里打转。
 
秋天割禾了,挖红薯了,收高粱了,大地一片食物焦黄的颜色。主妇们再也不用为主食发愁,只为小把戏们的零食动脑筋。一般的家里,晒些红薯片红薯丝也就罢了,奶奶的花样却很多,最有特色的是两样:
 
炒剩饭。把没吃完的剩饭,晒得焦干,然后用米筒把饭团压散成一个个的饭粒,放点油到锅里炒,待炒得金黄金黄了,再用调好的白糖水,少量多次地给炒饭上糖,出锅。这种炒饭又香又甜又酥软。一个秋天,奶奶的衣兜里,似乎总有吃不完的炒饭,我们谁馋了、生气了,她变戏法似的抓一把出来,哄得我们解馋、开心。
 
烤板栗。屋后的板栗熟了,奶奶头戴草帽,手持竹竿,把树上的板栗打下来。再拿把火钳,把板栗挟进竹筐。煮饭时,她把像剌猬一样的板栗放进灶里,上面用柴火灰盖住。我们几个小孩,齐齐地坐在灶前,眼睛充满渴望和期待地盯着灶口。十把分钟后,板栗便会发出“辟哩叭啦”的响声,奶奶便唱歌似地说:板栗熟了,馋猫有吃的了!我们欢呼起来,看着奶奶的铁钳下,一个个棕色圆亮的板栗从裂开的壳中飘着淡淡的热气滚出来,就再也不顾烫手烫嘴,在地上捡起来,吹吹拍拍几下,就吃起来。那种新鲜味,还有栗子粉糯的香味,现在想来仍然唇齿留香,回味无穷。
 
很多动物在冬天都冬眠了。人这时候也都懒了许多,都喜欢围着火炉,扯谈聊天,当然,也少不了吃。烤红薯、烤芋头、炒豆子都是一般人家的常态。唯独奶奶,要比人家多些花样。
 
奶奶把萝卜切成片,晒上一两天去水气,然后用辣椒粉、八角粉加上少许的盐,扮匀后放进腌坛,十天半月后就可拿出来当零食吃,萝卜片脆中有辣,辣中带香,让人吃了一块想吃两块,吃起一身发热出汗了,还不想停下嘴。
 
米片是奶奶在冬天里最喜欢做的一种零食。一有空,奶奶就会量一升米去磨成粉,米粉和点芝麻调成米浆,再把少量的米浆倒进木盆,很均匀地摊平,然后就用烧开的水轻轻地慢慢地倒进盆里去烫。不一会,米浆烫熟了,奶奶再用竹片把熟的米浆划成片,晶莹透明的米片拿出来,放进簸箕里晒干,要吃时,用茶油一炸,那个香啊,把一个山村都薰倒了!
 
就因为奶奶爱做吃的,会做吃的,家里面常常飘出诱人的香味,引得不少主妇向她学技,也把一些好吃的人引上了门。对于求教者,奶奶倾囊相授,毫不藏私;对于好吃鬼,奶奶就大方不起来了,毕竟,那时家里大大小小九张嘴等吃的。有一回,奶奶正用小火煎米粑粑,香味引来了邻居大叔。大叔明知故问,奶奶却不接坨,说在烧水。大叔恼奶奶小气,便想作灾。“烧水的火太小了,我帮你烧吧。”他不顾奶奶阻拦,拿一把柴火就塞进灶膛,不一会,锅里的糍粑就烧出焦味了。这大叔故意说:“怪了,你家的水怎么还能烧出糍粑味啊?”大叔坏笑着,拍拍手,留下一脸尴尬的奶奶,扬长而去。

如需转载此文,请注明来源。
点击分享到:
    没有相关内容

郴州新闻网微信

郴州发布
  观后心情
被感动 同情 囧囧 愤怒 和谐 悲剧 高兴 打酱油
图片新闻
网站首页 | 网站简介 | 团队介绍 | 视频直播 | 网上投稿 | 网站建设 | 域名空间 | 广告价格 | 邮箱登录
新闻热线:0735-2892485 广告:2295893 E-mail:master@czxww.cn 传真:2295893 监督电话:2886133 站长:曹勋根 主编:陈鹏
郴州日报社 主办 版权所有:郴州新闻网(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)
湘ICP备10203546号 郴州新闻网投稿交流QQ群:60874409
Baidu
搜狗